日后要加倍努力的半半半秋呀

《沦陷》第二章 祝镇魂女孩们中秋快乐

    一天的辛勤忙碌,沈巍拖着疲惫的身躯返回棚内,却没有半分睡意,一切的一切都源于环绕在他耳畔一天的名字——“赵云澜”。
    对于沈巍来说,赵云澜来的那天春天也来到,风景刚好。而对于今天的鞴靫来说,赵云澜来的那天无异于是世界末日。不过数月时间,赵云澜已然成立了自己的帮派,赋予他们新的思想,心狠手辣,逼迫其他帮派睁开眼睛看见这个世界的真面目,增加他们的痛苦,正像使死尸站起来看见自己的腐烂一样。而最近几天时间,赵云澜的目光显然已经转向了石火这个帮派。倘若没了棱角,如何自由站立,而赵云澜所想要的,正是彻彻底底压下石火。
石火近日来四处碰壁、频频受挫,许多帮派一看这种情况便立刻断了关系,再不敢有半分联系。鞴靫的脸色最近差到了极点,一提到赵云澜三个字更是怒目圆睁,恨不能将其生吞活剥,可正是这些难听至极的话语里面一个个的字像火星一样地重燃了沈巍的希望。沈巍明白,一年前虫洞中两人与神的赌约,到底是他们赢了。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执子之手,与子同眠。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执子之手,夫复何求。
这是沈巍在夜深人静偷偷溜出这座牢笼赶向白天听到赵云澜去处的时候唯一想到的。
THE  END
下一章写重逢,希望小仙女们喜欢

[巍澜,黑道]《沦陷》第一章

墙头和屋顶上都积了很厚的雪,在灰暗的暮色里闪闪的发光。一座装饰的富丽堂皇的大房子就傲然挺立在这雪夜中,走进这宅邸,却发现有一个破烂的草棚格格不入的瘫软在其中。似乎棚内永远是这样单调,外面永远是这样阴暗。就在这样一个被风雪讥笑的草棚中,蜷缩着两个人。像是光与眼睛,疤痕与曾经,他们紧紧相依。
“哥……好冷……”披着白头发的男子在睡梦中不安的呢喃。社会法则,说到底维护的还是法则,其中并没有对生者之爱。黑袍男子如是想,复又紧紧的抱住即使在睡梦中也紧皱眉头的白发男子:“沈面……会好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天色暗沉,雪花飘飘洒洒,甚至被映衬着灰色沈巍伸出手来,有什么东西晃晃悠悠落在手心,很快融化,留下转瞬即逝的冰凉触感。一年前,海星与地星双方交战,沈巍、沈面、赵云澜三人被吸入虫洞,三人昏迷,待沈巍悠悠转醒,留给他的只有相依为命的弟弟和这个完全陌生的时空——R时空。
这好像是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里的一切跟沈巍熟知的环境完全不同。无论白天还是黑夜,黑道间火拼的发生就如同太阳从东方升起一样再普通不过,而失去黑能量的两人,便只能在这乱世当中东躲西藏,直到被现在这座宅邸的主人所发现,掳回来做了仆人。像围棋被困在黑白间,人生地不熟的两人在这宅邸中受尽了排挤,不仅吃的是冰冷的剩饭剩菜,连睡觉也只能在这样一个不蔽风日的破草棚里。
沈巍抖掉身上的雪,想对一切表示反抗。就这样不知迷迷糊糊地想了多久,肆虐的暴风雪已悄悄停息,东方第一道曙光扯碎了无尽的黑暗,天亮了。
这座府邸的所有人叫鞴靫,身后的帮派叫做石火,也算是这里数一数二的帮派。都说人要适应环境,而不是让环境适应人,所以,在这怪物一样的府邸中,所有人不得不尽量活的人不像人,来适应眼前的环境。
END目前周更,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样的故事,欢迎大家的建议留言

小透明的第一次冒泡,记一篇新文

大家好,这里半秋,潜水超久后的第一次冒泡,第一次发文,希望各位多多支持,一篇有关黑道的文,含沈巍黑化,希望大家能喜欢
《沦陷》
风刮的很紧,雪片像被扯破了的棉絮一样在空中飞舞,没有目的地的四处飘落。海边一间小小的木屋里,在跳跃的烛火映照下,一个人双目紧闭,双手被牢牢束缚在一张简陋的木床上。浪涛吞噬着浪涛,翻卷,奔流,而时间却依旧在一分一秒地流逝着。“赵云澜……”不知过了多久,黑暗的角落里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烟头明明灭灭,他的脸暧昧不清,看起来倒有三分深情。“你……你是谁……放我走……”喑哑的声音,显示着说话主人此时的虚弱。处在光芒中的人,永远看不见黑暗中的人。不知为何,这样一句话突兀的出现在沈巍的大脑中。风开始在外面怒吼,猛烈地摇憾着窗户,把窗格上糊的纸吹发的凄惨的叫。“呵,我是谁,我辛辛苦苦寻你一万余年,你却连我半分模样都不曾记得,凭什么?你现在所享用的一切,都是以前的你想都不敢想的东西,可是,你失去了什么,还记得吗”
END希望大家能喜欢,欢迎大家的一切评论与意见